联盟开讲Vol.12 | 刘钊:观念与媒介

2021/06/18
线上
联盟开讲Vol.12  | 刘钊:观念与媒介

6月18日,“联盟开讲 Vol.12”邀请到知名视觉团队another design的联合创始人,创意人刘钊,以“观念与媒介“为题,线上直播开讲。本次讲座中,刘钊以6个不同的媒介为线索,以观念为主线,详细探讨了代表作品背后的设计思路及独特的方法论。讲座当天线上观看及后续回看的观众人数逾2000人,共享一场有趣有料的视觉盛宴。

 

 

刘钊


another design联合创始人,创意人

 

其作品多次获得国际设计奖项,其中包括:2021 Tokyo TDC Pirze; D&AD 银铅笔奖;DFA亚洲最具影响力银奖、铜奖;GDC 设计奖(平面设计在中国)二项金奖、一项银奖、一项评审奖、十五项优异奖;HKDA香港环球设计大奖一项金奖、一项评审奖、三项铜奖、三项优异奖;Tokyo TDC TDC九项优异奖;  ONE SHOW Design 四项优异奖;纽约ADC四项优异奖等。

 

【精选演讲内容】


为什么以《观念与媒介》做标题?

观念,一直是我们做所有项目的一条主线;媒介,则是我们的表达形式。接下来我会介绍如何把观念在不同的媒介,通过设计串联在一起,形成一套我们自己的方法论。

 

 

一、华侨城的创新实践

 

▲ 华侨城创意园视觉应用

 

我们跟华侨城创意文化园这几年合作的非常紧密,创意园团队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创作空间。今年4月份,我们为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做了OCT LOFT的15周年形象,客户不希望以传统年份或数字的形式去呈现15周年庆,我们提出了一个概念,即“Lots of Loft”,利用LOFT本身LOGO做变换,通过拆解L O F T 字母,分别用15个相同字母做排列组合变换,去表达OCT LOFT的版图在这15年间的成长,以及入驻企业数量和内容的增长。

 ▲ 龙沐湾LOGO

 

今年1月开始,我们跟华侨城华东集团合作了龙沐湾项目的形象视觉设计(项目还在进行中),我们听说这里有中国最美的沙滩,七公里的落日长滩,颜色绚烂。所以我们提出了“窗口”的概念,并使用编程去呈现颜色的变化,体现龙沐湾绚烂的落日银滩,呼应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 华侨城空港国际小镇LOGO及应用

 

第三个分享的项目是合肥空港国际小镇。这个也是跟华侨城华东集团合作的,我们基于合肥地理和附近的产业环境,最终选择用湖水的变化和线条粗细的变化,来表达空港光纤的速度感,以及不同高新产业交融的感觉。

▲ OCT LOFT T街视觉更新方案及应用
▲ LOFT杂志

020年我们为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的T街创意市集做了形象升级。我们考虑T街和LOFT的LOGO之间需要一些关联性,所以我提取了LOGO中T,让两个T形成一个可变的复型空间,从而形成新的千变万化的图形形态和组合。

 

此外,在2016-2020年这五年间,我们也一直在做创意园LOFT的杂志设计,我们每一期杂志都会根据当期主题形成一套完整的视觉系统。

 

二、装置作为一种媒介

 

2015,2017,2019每一届的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的视觉形象的创作,都可以理解为以装置去介入到视觉设计里面的一种方法体现。

2015年的深双展主题为“城市原点”,提倡的理念是在旧城原有基础上进行改造和再利用。我们把这个思路带入到我们的设计概念中,通过改造和再利用形成了一整套的视觉,首先我们没有创造新的LOGO,而是在原有的LOGO基础上做了个同样的像素字体;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部分,我们在网上买了几万张报纸,还收集了活动举办场地大成面粉工厂的蛇皮袋,以及此前使用过的规划图,我们把这些资料全部收集整理,并利用这些材料制作了展览的周边产品,包括信封、纸袋、本子,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

 

▲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

 

2017年的深双展选址在南头古城,展览的主题是“城市共生“。我们接到设计任务后,看了很多策展人的笔录、阅读了相关的文章。我们理解了城市共生的主题,即因为“不同”才要强调“共生”,城市和城中村的不同,城中村内人与人的不同,包括口音的不同、家乡的不同等等。

 

因此我们行走于深圳、香港以及广州,在不同的城中村内邀请了40多个来自不同行业的人,一起参与在这个项目中,我们提供给他们本次展览的具体活动信息,不做任何干预的由他们自行发挥,他们在不同的载体上书写出来。我们探讨的不再是丑和美的关系,正是字体的多样与包容传达出了本次展览的主题——共生与“difference”。

 

展览的海报,是以拍摄的方式完成的。我们在城中村选择了四个点位,并用了7天7夜将收集回来的展览信息板搭建在城市空间内,创造了这4个场景,最终通过摄影形成了海报。

 

▲ 2019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

 

在2019年深双展的项目中,我们围绕“城市交互”这个主题,通过数据的表达方式,比如采集天气数据、城市拥堵数据,来体现城市跟人、城市跟自然、城市跟城市、人跟物之间的关系。最终形成的视觉全部是通过采集大数据库的方式完成,传达“城市交互“的概念。

 

▲ 2020时代美术馆社区艺术节展览

 

去年,我们以艺术家的身份参展了广州时代美术馆主办的社区艺术节—我们的距离。在社区之间,我们找到了一个可以代表我们对社区理解的物品,红色的胶凳。这个元素非常具有社区的代表性,通过这个常见的元素去提出艺术和生活的关系。对胶凳进行的拉伸处理,与活动的标题“我们的距离”交相呼应。而用玻璃钢制作的红胶凳则最终以新的形式,成为了展览的展品。这个项目也是以装置作为媒介线索的。


三、摄影作为一种媒介

▲ 连州摄影节,2016无乐不作

 

2016年的连州摄影节,主题为“无乐不作”,表达对消费主义的讽刺。当时觉得“无乐不作”和“无恶不作”这个词仅一字之差,但却有一些共同特性:当我们有情绪的时候,试图通过破坏某种东西去舒缓情绪。那么作品中,我们通过撕和揉一系列的动作对消费主义进行批判,并以这张金箔纸载体,来表达拜金主义。

 

▲ 连州摄影节,2018时间之风

 

2018年的连州摄影节,主题为“时间之风”,策展人引用了一个哲学家的话,即现实就是抵抗。我们通过时间和沙子做一个对抗的表达。时间是无形的,而沙子是最早的计时工具,是时间流逝的具象体现。我们通过拍摄、记录我们用吹风机吹去沙子写的展览主题名称“时间之风”的过程,从而捕捉时间的状态,形成了一系列的视觉画面。

 

四、编程作为一种媒介

 


五、文字作为一种媒介

 

▲ 广州影像三年展“复相叠影”

 

以广州影像三年展为例。展览中有一个主题叫复相叠影,复相叠影简单来说,是在提出影像和现实平行的关系,比如,我们拍的照片和你真是的世界可能是不一样的,受此启发,我们用了一个AE的插件,把文字拆解为局部,再用局部形成一个整体,从而形成展览的视觉画面。每一个字体的变化都不一样,我们通过这个片子去强调影像和现实之间的对立关系,画面具有很强的开放性,使其在任意环境内都可以适应兼容。

 

 

在现在正在举办的GDC(“平面设计在中国”,是中国最早的且最顶级的平面设计竞赛)大奖赛中,我们以策展的方式去思考视觉设计,并向全球设计师在提出一个问题:技术红利已经开始消退的当下,平面设计最终的本质是什么?我们通过利用一个公开的开源网站,邀请大家创作GDC Award 2021 的视觉形象。

 

▲ 广州当代艺术博览会视觉形象

 

在为广州当代艺术博览会做视觉设计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当代艺术是什么,后来我们查阅了很多资料,认为当代艺术是无法定义的,所以我们把博览会形象用一种非常当代的方式去做。利用简单的变换图形来映射珠江三角洲的种种元素,包括珠江、骑楼等等,并形成了一套动态的视觉。

 

六、语言作为一种媒介

 

▲ 2020超级文和友 广州语言观察展

 

去年跟超级文和友联合策划了“讲什么-广州语言观察展”。这是一个从内容策划到展览陈列和设计的综合项目。生活在广州的这些年,一直在往返于广深,使得我对于粤语很有感情。这个展览是我们以观察员和设计师的双重身份对粤语进行了系统梳理并转换为视觉探索的一个展览,我们把对语言的观察集中在广州人日常的对话交流中, 我们脱离教科书式的语言研究方式,更多的是呈现市井生活中的“俗”,成为记录一种社会现实“掠影”,通过展览让观众感受到粤语的鲜活与生猛。

 

展览内容包括:1. 粤语中英数字谐音(10问9不应);2.粤语绕口令;3.粤语语气助词(随口噏);4.关于“鸡”的粤语(无鸡不成宴);5.粤语中的“菜名”(粗茶淡饭);6.粤语童谣(童谣信报箱);7.粤语叠词(口花花);8.汗衫(讲咩)。

 

粤语在各个角度中被激活,从字词句中被不断的挖掘,从字型到字音、字意,再到跨语种的谐音转译。粤语的多元也从日常的背景中凸现出来,演化成为一种可感的存在。我们希望通过展览引起与观众的共鸣,从而避免丰富的语言文化慢慢流失。

 

 

【精彩问答】

Q:您为很多大尺度的城市空间类文化活动做视觉设计,请问这类项目,在做方案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什么难题,又是如何确保视觉形象在大尺度空间内的这种连贯性以及记忆性的?

A:城市类的项目合作最大的难题是沟通,比如在深港双展项目中,对我们来说,去接受深双这样实践的方式是不容易的,好在深圳这座城市本身,给我们的创作空间很大,很包容。你说的视觉连贯性,那个是设计师的控制能力。

 

Q:您是怎么做到让每一个项目都保持非常大的差异,每一个都追求最佳的手法呈现最佳的效果,输出最适合的方案?

A:我一直把我们定义成是视觉翻译者,每个项目都有自己独特的观点和自己本身的价值,我们只是把这种观念进行了一种最恰当的翻译表达,千人千面也恰是这个世界有趣的地方。

 

Q:您的作品非常具有前沿性,也有一定的实验性,在服务客户的时候,是否有在作品风格或者形式上碰到比较多的麻烦,一些妥协这种情况?

A:这些作品最终能实现都有赖于我们客户可以接受我们的实验性创作,一个好的创意我相信大家是能有共鸣的。在项目开始之初,我们会先和客户进行详细沟通,让客户明白找我们看中的是我们的哪一方面,如果一个事情只是一个基础工作,那我们的工作方式也会不一样。

 

Q:在现在的商业世界当中,平面设计会被市场认为是链条的末端,可能觉得仅跟跟营销或者是最终的呈现氛围挂钩,从而导致平面设计的重要性容易被忽略,比如一个园区的建筑做的不错,但是视觉导师系统却做的很草率,影响游客体验。您是怎么看待这样的市场认知?

A平面设计它本身能够产生的价值不是最直接的,所以会给人一种处在末端的一种假象,其实平面设计的需求和从业人员都是非常庞大的,但是平面设计的起点要求并不高,设计师的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如你所说,一个园区的建筑做得不错,标示系统有可能是建筑师完成的或是参与的平面设计师连个优秀的美工都算不上,就会使得整个项目被视觉设计拖后腿。

 

*图片归another design及其他版权方所有。根据讲座内容整理,经授权发布。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