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开讲Vol.11 | 马岩松:山水之城 Shanshui City

2021/03/19
线上
联盟开讲Vol.11  | 马岩松:山水之城  Shanshui City

3月19日,华侨城策划规划联盟专家、MAD建筑事务所创始人、享誉全球的中国建筑师马岩松,以《山水之城》为题,线上做客“联盟开讲 Vol.11”,分享了15个MAD实践案例和其背后的创作故事。以建筑与天、地、人的关系为线索,从灵感的迸发、概念的提炼到项目落地,诠释了以“山水之城”为精神的建筑语境与实际意义。本次活动共吸引了1万7千名听众,并在华侨城集团内部设立了50余个视频分会场。直播期间,荣登B站学习板块首页。

 

 

马岩松


MAD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

 

出生于北京的马岩松,被誉为新一代建筑师中最重要的声音和代表,是首位在海外赢得重要标志性建筑的中国建筑师。他致力于探寻建筑的未来之路,倡导把城市的密度、功能和山水意境结合起来,通过重新建立人与自然的情感联系,走向一个全新的、以人的精神为核心的城市文明时代。从2002年设计浮游之岛开始,马岩松以“梦露大厦”、胡同泡泡32号、鄂尔多斯博物馆、中国木雕博物馆及假山等充满想象力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实践着这一未来人居理想的宣言。

 

【精选演讲内容】


一、以小见大

 

“山水之城”的字面之意是城里有自然,于我而言,它更深层次的含义是精神层面上人与自然的合作与互动。老北京园林是在讲人造物与自然的关系。园林里的自然,是一种人造的自然,这是一种与自然合作的体现,营造的是一种精神上的理想环境。

 


胡同泡泡32号 ©Tian Fangfang

 

在北京胡同里我们做了一些泡泡装置。这个泡泡里面是卫生间。它的形态与周边形成了反差,却和环境产生了对话。装置通过光反射着周遭的环境,天、地、树木和建筑在此变得混合、胶着,带来了一种新的戏剧感。


二、大地的艺术

 

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上,我们的任务是把一段隧道变成一个艺术空间。在混凝土的洞内空间里,我们把侧壁和顶部做了很多异性的反射镜面,并安装灯光,使得封闭空间像是产生了很多通往另外一个时空的出口,在视觉上给这个空间增加气氛,从而带来不同的时空感。

 


光之隧道 ©Osamu Nakamura

 

另外一处改造在洞口,我们把洞口的地面铺了一层薄薄的水面,并把隧道墙壁用反射材料改造。通过自然光,把外面的天空和山都反射进来,形成一个光的空间,同时还能听到峡谷里水流的声音,给人感觉像是一切都发生在这个山洞内部。游人光脚走在镜像反射了天空的水面上,会有一种行于天上的错觉。在这里内与外变得模糊,带来一种与自然互动的意境。

 


四叶草之家 ©Rasmus Daniel Taun

 

在日本,我们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老建筑改造项目——日本爱知县名古屋的四叶草之家。在这个项目中,受老业主所托,保留老建筑的情感记忆,我们在原本老房子的木架上建筑了新的空间。在动土仪式上,我强烈感受到人们对土地的认知与情感——土地不仅是建筑的承载物,更重要的是,人生活与回忆跟土地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改造后,它变成了一所幼儿园,新的建筑虽然跟周边看起来不一样,但是由于建筑体内部保留了老建筑的部分回忆,它又给人一种归属感。孩子们在里面穿梭,能让他们感受到自己所经历的成长空间从哪里起源。土地连结了建筑物与周围的稻田、邻里,表现出一种延续性与生长性。

 


衢州体育公园 ©SD

 

在浙江的衢州,我们在做一个体育公园。在这里,我们让建筑消失,让它完全变成了地景,建筑的功能被埋进这些起伏的山形中。我们在这个项目里希望把它变成天地之间合作的艺术、或者说是大地艺术。 所有的建筑体完全跟大地连接,从地面看他的外部空间成了公园,内部空间则像山体,通过圆形穹顶,自然光可以洒进,营造出一个放松、休闲的氛围。


三、山水以延续

 


北京朝阳公园 ©Hufton+Crow

 

在北京的朝阳公园广场是我们城市中的山水实践。我们希望它能通过自己的形体和方式,表达出融合自然和城市的意向。在这个建筑的另一边是北京的CBD,呈现的是一种权力、资本竞争的繁盛景象,充满现代主义城市的力量,缺少跟自然的对话。

 

从古典语境来解读,这个项目楼体像是山水画中的山峰。在传统的城市里,本拥有山水意境,比如老北京,通过建筑设计、城市规划,已经能达到跟自然对话的境地,而现代城市却越来越缺失这种对话,跟自然没有联系的建筑成了大家习以为常的存在。对我来说,这个项目真正跟传统进行了跨时间的对话。


四、天与地的回响

 


哈尔滨大剧院 ©Adam Mork

 

有关建筑与土地的探索,我还想谈一个我们在哈尔滨的公共项目——哈尔滨大剧院。东北的地平线很美,这两组建筑就好像是从地平面上升起来的小山坡,跟地面的关系很模糊,甚至可以说是一体的。人们可以顺着大剧院周围的地面直接走到建筑上面,在剧场没有表演的时候,这里就成了一个景观公园,与松花江和附近的湿地公园相连接。在天空的背景下,建筑以匍匐于地面的姿态存在着,不会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距离感。

 


云洞图书馆

 

这种空间感受,也体现在海口海边的小驿站项目。“云洞图书馆”是一个完全由混凝土一体成型的建筑。建筑内部,看不见墙与柱子,屋顶、墙面还有土地被完全揉为一体,形成了该建筑的结构。建筑内部像洞穴,给人一种神秘、抽离现实的心理暗示。大小不一的洞口提供了不同的角度去看海和天,我们试图用洞和空间的层次把人带到对天、海及未来时空的想象里面去。

 

项目中使用的混凝土材料,不能代表它是现代建筑或现代工艺,它只是一个空间边界。为建筑中的建构、材料赋予文化属性的观念我是排斥的,建筑的核心是这个空间跟人、光、和行为的关系,材料只是形成空间的办法和技术。一旦把它变成一种文化或者一种表现力的时候,就是把它符号化了。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永久会址 ©ArchExist

 

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永久会址这个项目中,受其缓坡的地形启发,我们设想这个建筑像是漂浮在地面上,给人一种振翅欲飞的感觉,非常轻盈。大屋顶像翅膀一样,跟前面的雪山去对话,同时,它也表现出非常谦逊的姿态,与地形相呼应。建筑内部使用一种非常温暖的木质材料,去创造一种包裹感,自然光透过天窗洒下,希望大家能有围着篝火聊天的轻松感觉。


五、城市的公共立意

 


嘉兴火车站

 

嘉兴火车站,是一个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项目。我们在建立新站楼时,必须要考虑与老站楼的关系。一般火车站与周边配套的尺度非常大,由于这个项目处于老城中心,所以我们把主要的站楼放在地下,让整个建筑尺度变小,使得火车站变成一个城市公园,一个森林中的火车站。老站楼是一个两层建筑,身后便是是新站楼,新楼做的非常低矮,以示对老站楼的尊重。这个项目将在建党100周年纪念日7月1日前完成。

 


FENIX 移民博物馆

 

在欧洲,我们也有一个城市更新的项目。在荷兰鹿特丹的一个港口旁,我们的任务是把一个厂房改造成移民博物馆。到了当地后,我感受到厂房呈现出一种粗野,充满了力量感。我把原本的建筑体打破,在楼体中安置一个龙卷风似的东西,把建筑从中间穿透,这个螺形结构物在博物馆内部是楼梯,把一二楼展厅连接起来,再穿过屋顶,在空中形成一个景观平台,人们从下而上行走到观景台可以体验到一种时空之旅的感受。

 

在屋顶还打算放一个非常大的鸟装置,现在正在研究怎么做这只鸟。很有意思,海边那么多海鸥,长的都差不多,但我觉得它好像也有不同的种类、不同的种族。通过这样的构想,回归对移民和难民这些当代问题的反思。

 

当我们谈论土地和天空的时候,常常是把两者一起做阐述。建筑永远跟地面有着关系,我们却总希望人能离开地面,然后去思考跟天空或者天空所代表的未知时空的关系。


六、离开“理所当然”

 


深圳湾体育公园©PROLOOG

 

在深圳湾文化广场项目中,建筑同样被景观化处理,以表达人跟天地的关系。我们把大部分的建筑功能和地景相结合,除石头长相的展厅外,其他屋顶均做成公共公园,给人以天空下方就是地面的感觉,去感受天地的存在。在这个项目里,我们提出了一个时空观,即“远古的未来”。

 

“远古”和“未来”这两个词似乎把我们现代人熟悉的人类文明给抽空了。未来,是我们要创造的;远古,则指的是人类诞生以前的时空。这样的时空感把大地和未来中间我们现在所处的时空给无限放大了。

 

其实山水城市,谈的不是传统的山水文化,或者传统的建筑保护或者复制,而是想找到当代人跟自然之间存在的情感联系。大家喜欢说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工业、后工业时代、一个现代主义时期,其实我们在定义自己所处的环境的时候,我们在限制自己想象力。MAD想创造的时空感,可能有时跟现实的城市不太一样,而与现实环境形成反差。

 

在深圳湾的项目中,好像地上、地下的界限更加模糊了,建筑内部也可以有庭院、有水流,空间与时空似乎在穿梭转换。在这样一个时空不确定性下,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或者想象力,去发现不一样的感受。我觉得,需要创造这样的瞬间,让人离开所有的理所当然。

 


老北京

 

在文化类项目和跟自然相关的城市空间里,特别需要给人提供一些精神性、跟自己思想对话的瞬间。这也就回应了我播放的第一张老北京的图片,老北京的山水建筑是超越物质、建筑形象和功能的,它其中的精神性正是我在谈论山水城市的时候,希望现代建筑也能传承下去的内涵,当然也需要通过更多新的想象和创造去达到。

 


【精彩问答】

Q:伟大常常伴随争议,比如曾经有人质疑扎哈的设计不太考虑与当地环境的协调,扎哈直接回怼,周围环境如果是垃圾却需要与之协调吗?马老师如何看待关于建筑设计中可能遇到的 “建筑脱离环境”、“形式大于功能” 这一类的争议。

A:对于“建筑脱离环境”,我想说的是,个体是独特的。当一座城市所有东西都协调的时候,我们可能会称之为“千城一面”,没有个性。因此,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与他人不一样,而是是否能带来不一样的意义。

 

关于“形式大于功能”,我认为二者 不存在谁大于谁。衡量建筑的品质,除了形式和功能外,还与很多因素相关,它不是一个二元论的关系。建筑还是城市的空间和价值是多样的,人性在城市中的体现就是源于真实的表达。我觉得谈功能可能会成为平庸建筑的保护伞,而挑战一个建筑的功能性,本身就存在可疑

 

Q:十分期待您深圳湾文化广场项目的建成。深圳的城市文化与情绪是否能回应“山水之城”这个概念? 在深圳落地项目与在其他城市相比有什么不同?

A:深圳的环境很好,有山有水,尤其是整个滨海空间联通的非常好。虽然高楼林立,但是很可贵的是深圳对于山、红树林的保护,滨海空间、还有绿地公园的规划,以及城市的整个空间架构都可以看出前辈们的先见之明。但是,现代城市包括深圳,未来都面临着一个挑战,即除了谈论包括交通、绿化等刚性内容外,还要寻找精神或者是文化层面上的突破

 

Q:您对于现在国内目前流行的网红建筑是如何理解的?

A网红建筑我的理解是挺正面的,有越来越多人关注建筑是好事。我小时候每次要跟人解释建筑是干嘛,人家以为是盖房子的,设计师是什么身份不太清楚。现在大家都知道建筑和城市对自己生活的重要性,越来越多人关心建筑。公众从关注到认识到理解到参与是件好事,未来的城市、建筑空间、城市空间是需要公众参与的,网红建筑会让公众产生从关注-认识-理解-参与的阶段转变

 

Q:请马老师谈谈与华侨城的合作并留下深刻印象的项目。

A一个是华侨城西安周文化博物馆,西安有很多的古迹遗址,这个项目就在一个被保护的遗址边上,自动把我们带入到一个历史时空。我们如何去看历史和未来和我们的关系?时空感是我在做博物馆设计时最关注的一个要素

 

另一个是在武汉东湖华侨城的公共艺术项目,我们想策划一个新的大地艺术雕塑展,跟东湖自然风景互动;同时,我们也希望它能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话题,新冠疫情最早爆发于武汉,疫情让整个世界都在重新思考现代文明、城市文明还有人跟自然的关系,我觉得这样的主题可以在这样的一个活动中发生

 

*图片归MAD事务所及其他版权方所有。根据讲座内容整理,文字已经MAD审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
相关推荐